“禁奥令”下“奥数”依然活得很滋润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7-05 17:33
上一篇:《草船借箭》缩写(5) 下一篇:没有了

“禁奥令”下“奥数”依然活得很滋润

9月6日,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指出,“奥数热”涉及中小学择校问题,而中小学择校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义务教育发展不均衡,优质教育资源不足。

他表态,近日国务院已经作出了部署,将全力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,从根本上治理“奥数热”。

日前,北京多家中学与北京市教委签订责任书,承诺不把奥数与升学挂钩。 成都市教育局早在两年以前就出台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办学行为,深入推进素质教育,促进中小学生健康成长的若干规定》,明确提出禁止以任何形式将“奥数”等学科竞赛成绩与“小升初”挂钩。 还有一些省市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,看来一场“禁奥运动”又开始了,但记者9月9日走访了成都市内几家知名培训学校,却发现奥数培训依然火爆。 培训机构“奥数班”仍然火记者一来到戴氏学校,工作人员就开始介绍起来,“小孩四年级了吧?小学生从三年级就要开始学奥数,四年级不算早了,我们的师资队伍很强大,都是专搞奥数的金牌教练。 ”在招生课程表上记者看到,戴氏学校针对小学三、四年级学生开办了奥数苗子班,针对五年级是奥数精英班,办学特点以参加奥数竞赛为主,谈到教育部门关于奥数的禁令,工作人员说:“虽然有禁令,但私立学校仍在通过奥数选人,愿把孩子送来学奥数的家长还是很多。 虽然公立学校是通过"摇号"进入门槛,但在分重点班的考试里仍然暗含了奥数题型,在我们这儿学奥数,不去拿奖牌就没意思。 ”在“丹秋·名师堂”学校办有针对小学三、四、五、年级的数学培优班;在青少年宫开办的是以数学提高班形式的创新思维班和思维体操班;在优优数学培训学校的课程表里,列着“小学数学思维提高训练”的培训项目,虽然名目不同,但他们所教授的数学内容均以奥数为主。

除了优优数学采取的是一对一个性化辅导外,其他培训学校都采取的是精品班、小班和大班的教学模式。

学费以优优数学较高,课时费高达150元/时。

青少年宫、名师堂和戴氏学校,每学期价格分别为450元、820元和1900元左右,教材也不尽相同,有的是全班发放统一的讲义,有的是老师根据学生特点,帮他们选购教材。 家长只能跟着“升学”走谈到小孩是否对奥数感兴趣,送孙子到成都市青少年宫上课的孙大爷说:“我不管他感兴趣不,他还小,思维没主见,只能我们大人做主。 ”“万一他没兴趣,在课堂里听不进去,不是既费钱又费时吗?”记者问道。 “我才不管他听得进去不,不学只有吃亏,我们整个小区左邻右舍的娃娃都去上奥数课,他不去就是我们做家长不称职!不能让他输在起跑线上,听不进去也必须给我听,现在的教育就是"灌"!”大爷无奈地说。 在青少年宫一间教室里,一对双胞胎兄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,“你家两个儿子都来学奥数呀?”一位太婆问道。 “不学咋办嘛,私立学校教学质量好,每年3、4月份就通过奥数来选人了,还有一些名校也这样搞,娃娃不学奥数直接参加入学考试,数学只能考二三十分!他们两个8月份在外面学了20天奥数就花了我3万!经济压力太大了,听说少年宫收费低,就带他们过来了。

”龚女士说着叹了口气。 真正喜欢奥数的孩子不多“千万别跟我妈说,其实我最讨厌奥数”小刚(化名)是成都市玉林小学六年级的学生,在伍女士的陪同下来到少年宫的一间教室外等待12:30分即将开始的奥数课。

“暑假6月份妈妈就帮我报名了,现在开学来继续学。

”“你喜欢奥数吗?”记者问道。 小刚看了伍女士一眼吞吐地说:“……我们班好多同学都在学,我还是……有点喜欢,但是……。

”看着伍女士往街上小卖部走去,小刚从教室外走廊的阳台上踮着脚尖望去,确定妈妈走远后,他舒了口气:“姐姐,跟你说实话,其实我最讨厌奥数!你千万不要跟我妈说!”“为啥?”记者感到不解。 “说了也没用,我妈又要拿我表哥来说事,万一说急了我妈要骂我。 自从表哥前年因为奥数成绩被保送到七中,我妈就老用表哥做我的榜样,表哥的事,我耳朵都听起茧了!奥数占了我好多时间,本来作业就多,每周还要来这儿再学几小时,学校老师和少年宫布置的作业让我每天11点以后才能睡觉,我白天听课有时候都在打瞌睡。

”“如果能自己选择,你还会学奥数吗?”记者问道。 “那还用问?我肯定不会学奥数,我要把觉睡够再说!”萌萌是成都外国语实验小学四年级的学生,她告诉记者她还在上在二年级时,她妈妈就开始通过校外的各种兴趣班让她接触奥数了,“这次少年宫的"思维创新班"我来晚了,是插板进来的,三年级(名额)都报满了!”说着,萌萌睁大了眼。

“思维创新班是什么?”记者问道。

“就是奥数!不过换了个名字嘛。 ”说着萌萌笑了起来。 她告诉记者“其实我真的不喜欢奥数,我在班上数学经常考第一名,老师还经常表扬我让我当数学课代表,学校那些数学题,我觉得是"小case",自从学了奥数,我慢慢发现好多奥数题我都不会做,现在一看到普通数学题我都觉得头昏!奥数把我变"笨"了!昨天妈妈刚给我报了名,这学期的周末又要被奥数淹没了,哎!”萌萌说着,一脸的无奈。 在课间,记者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教室外的长椅上演算起了手中的奥数试卷,她皱着眉不时用橡皮擦掉卷子上本已算出的答案,“觉得难吗?”记者坐在小伊(化名)的身旁问道。

小伊依然皱着眉头盯着试卷:“是有点,不过很有意思,有好多题答案拿不准。 ”小伊是成都市龙舟路小学的六年级学生,数学课本上的知识小伊总感觉“吃不饱”。 “现在好多同学都讨厌奥数,你真的这么喜欢?”听见记者的这句话,小伊终于抬起了头,“他们讨厌我不管,只要我喜欢就行,我觉得学了奥数,整个人的思维都变活跃了,对我学普通数学也有帮助。

”“听说奥数有很多题都难倒了数学专家,你怎么看呢?”记者问道。

“我学奥数不是为拿奖,奥数是有好多偏题怪题,如果遇到这种题,我就会拿本子记下来,等我长大,学的东西多了再拿出来解决它们。

我就是觉得奥数太有趣了!像在做游戏!”【记者手记】“奥数”是一种思维训练的方式,原本它没有罪,却摆脱不了升学“敲门砖”的身份,一些学校依然在以各种形式,把奥数变着花样地加在入学考试题里,这种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做法自然会使家长更加追捧奥数。 正因为这样,奥数班如同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一样,顺应市场的需求而继续存在。 对于奥数而言,像小伊这样真正喜欢的孩子并不多,虽然有些家长为孩子报奥数班只是单单从培养孩子兴趣出发,但在选择兴趣班时,家长为何不听听孩子的声音,让兴趣成为孩子最好的老师呢?毕竟揠苗助长只会适得其反,因材施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!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