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落关山小说石正峰,佚名全章节目录阅读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5-15 13:58
上一篇:雪漠:我的第一篇日记(上) 下一篇:零厨艺烤箱版下酒菜-麻香鸡软骨

雪落关山主角是石正峰,佚名,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穿越类佳作。 文章内容讲述了正巧,不远处有一个水洼,石正峰跑过去一看,自己一头长发,在脑袋上盘了一个发髻,这副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古代的小屁孩。 ...炽烈的阳光将石正峰照醒,石正峰睁开眼睛一看,自己躺在一片树林里,周围全是草丛和树木,微风吹来,夹杂着草木的清香。

一只松鼠站在枝头,惊讶地看着石正峰,好像石正峰是个怪物似的,突然闯入了这个不该属于他的世界。 石正峰动了一下,感觉浑身酸痛,脑袋还是昏昏沉沉。

坐在地上,石正峰皱着眉头,想了想,他的记忆最后停留在了酒桌上。 晚上,石正峰和几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见了面,想起了校园生活,想起了那年少轻狂的青春岁月,几个人都感慨万千,在酒桌上不免多喝了几杯。

石正峰没什么酒量,但是,兴之所至,也喜欢多喝几杯,这喝着喝着就断片儿了。 “我怎么会在这呢?”石正峰茫然地望着四周,望着这寂静而陌生的树林。

石正峰挣扎着站了起来,这时,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也起了变化。 本来自己是个而立之年、五大三粗的大叔了,现在,身体却像是一个十五六岁、正在发育的少年。

而且,石正峰那一身休闲装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粗布麻衣,又脏又破,拿去当抹布都没人稀罕。

再看脚下,石正峰穿的是一双快要磨烂的草鞋,这草鞋破烂的,就像是几根草绳胡乱绑在脚上似的。

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石正峰拍了一下脑袋,感觉自己的头发突然变得厚密起来。 正巧,不远处有一个水洼,石正峰跑过去一看,自己一头长发,在脑袋上盘了一个发髻,这副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古代的小屁孩。 呆愣了一会儿之后,石正峰心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我这是穿越了?!穿越是小说中常见的事,今穿古,穷穿富,甚至是男穿女,五花八门,各种穿法。

但是,当这种小说中描述的事情,真正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,石正峰还是万分震惊。

过了很长时间,石正峰才说服自己接受了现实,嗯,没错,自己真他娘的是穿越了。

接受了穿越的事实之后,石正峰苦笑了一声,心想,人家穿越,是屌丝成了纨绔,自己呢?不用多说了,看这一身寒酸的扮相就知道了,生存线上挣扎的贫民,还不如以前当小职员的自己呢。 不管怎样,现实甜蜜也好,残酷也好,昂着头去面对吧。

石正峰站了起来,心想,自己现在应该做的是离开这片树林,找到有人烟的地方。

这古代呀,生态环境都好,树林里什么狼虫虎豹多得是,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。

石正峰从树上掰下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枝,拿在手里,累了的时候可以当拐杖,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当武器。 拿着木棍,石正峰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,这片树林很是广阔、很是茂密,石正峰走了半天,好不容易才走了出去,一条坎坷蜿蜒的小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见到了路,石正峰欣喜若狂,路是人走出来的,只要顺着路一直往前走,就一定会走到有人烟的地方。

石正峰抬头看了看天色,太阳已经偏西了。 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,太阳还正当头呢,估摸了一下,石正峰差不多走了将近四个小时,按照古代的算法就是两个时辰。 “顶多再过三四个小时,这天就要黑了,我得抓点紧了。 ”石正峰加快速度,顺着小路向前走去。

石正峰脚下穿着草鞋,草鞋这种东西很粗糙,到处都是毛刺。 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,石正峰的双脚早已磨得满是血泡。 石正峰咬着牙,忍着疼痛,继续往前走。 和露宿野外、与狼虫虎豹为伴相比,脚上这点疼痛算不得什么。 走吧,苦逼的穿越者。

石正峰顺着小路向前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发现路边的景象有些异常。

路边的草丛里满是被人挖过的土坑,应该是有什么人在这挖野菜吧。 挖野菜,石正峰还能理解,扒树皮,石正峰就有点想不通了。

路边的大大小小的树木,几乎全都被扒掉了树皮,有的树已经枯黄死掉了,看来早就有人到这来扒树皮了。

看着看着,石正峰突然惊叫一声,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倒吸一口凉气。 一棵树下,坐着一个人,这个人破衣烂衫、披散着头发,瘦成了皮包骨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石正峰简直不能相信,人会瘦成这个样子。 石正峰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叫了一声:“喂,喂,喂......”石正峰叫了很多声,那人还是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 石正峰的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,奓着胆子,伸出手,探了探那人的鼻息。

死了,那人早已经死了。 望着这具骨瘦如柴的尸体,石正峰久久无语,他永远也忘不掉,这具尸体给他带来的震撼。

那人是活活饿死的,石正峰饿过,知道饿的滋味不好受。

饿死是一种怎样的痛苦,想一想,石正峰的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沉重。

看着这具可怜的饿殍,再看一看那些被挖过的野菜、扒掉的树皮,石正峰的心里涌起了一个可怕的想法。

这里,正在遭受饥荒!石正峰忐忑不安,向前走去,很快,路边的景象就证实了他的想法。

路边的草丛里,饿殍越来越多,横七竖八,到处都是。 这些饿殍瘦骨嶙峋、肤色青灰,张着嘴巴,瞪着眼睛,似乎在控诉着对苍天的不满。

刚开始,石正峰被这些饿殍吓坏了,毕竟,在以前的世界里,很难看到这么多死人,而且还都是满怀怨气、活活饿死的。

顺着路,越往前走,饿殍越多,看来这里正在遭受一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。 石正峰眉头紧锁,正走着,突然,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响,扭头一看,草丛里有活物在动。

石正峰出于好奇,拨开草丛,走到近前,看到一群野狗趴在一具尸体上面,在那撕咬着,咬得满嘴都是血。 人类遭遇大饥荒,最高兴的就是这些野狗了。

平日里,这些野狗灰头土脸、瘦骨嶙峋的,只能去吃屎。 现在,到处都是死人,这些野狗吃着死人,享受着人肉盛宴,吃得是膘肥体壮、皮毛油亮。 见到了石正峰,这些野狗的喉咙里立刻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,龇着牙,炸着毛,朝石正峰逼近。

“滚开,滚开,滚开!”石正峰抡起手里的木棍,朝野狗们打去。 有一只野狗绕到了石正峰的身后,趁石正峰不注意,猛地跳起,扑向了石正峰。

石正峰感觉到背后有危险,握紧了木棍,回身就是狠狠一下。 嗷的一声惨叫,石正峰的木棍正打在了野狗的嘴上,打得野狗鲜血飞溅,耷拉着耳朵,缩着身子,躲到了一边。

野狗们忌惮于石正峰手里的木棍,不敢靠前,石正峰则瞪着野狗们,一步一步向后退去。

到处都是死人,野狗们吃得肚子胀都吃不完,没必要冒着被打的危险,去吃石正峰。 见石正峰退去,野狗们便不再理会,继续低着头,吃着人肉大餐。

石正峰盯着野狗们,拉开了一段距离。

见野狗们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,石正峰撒腿就跑,跑出去很长一段路,才停下来,气喘吁吁,累得满头大汗。 石正峰正弯着腰,在那休息,突然,一股奇异的香味儿飘进了石正峰的鼻孔里。 石正峰嗅了嗅这香味儿,肚子立刻咕噜咕噜,叫了起来。 这时,石正峰才意识到,自己走了这么长时间,还一口食物也没吃。

对于现在十五六岁、正在长身体的石正峰来说,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

石正峰皱着鼻子嗅了嗅,这香味儿像是肉香,奇怪了,大饥荒的年景,草根树皮都吃光了,哪来的肉呀?石正峰循着肉香走去,看见一群人正在围着一口锅煮肉,锅旁边,几具尸体残缺不全,被人割去了皮肉。

石正峰立刻就明白了,那锅里煮的是人肉!刚才,石正峰闻着肉香,还有些嘴馋,现在,他明白了这肉的来历,忍不住胃里一通翻涌,哇地一声,吐了出来。 石正峰想起了史书上经常出现的记载,“某某年,某某地,大饥,人相食。

”这短短的几个字,其背后所渗透出的恐怖,却是令人感到窒息。

石正峰在那呕吐,立刻引起了几个煮肉人的注意。

这几个人看着石正峰,血红的眼睛里,闪出了恶魔一样的寒光。

一个汉子看着石正峰,脸上露出了狞笑,对同伴们说道:“现在难得看到这么壮实的人,宰了他,够我们吃上十天八天的了。

”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