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一回 晓以大义沧狼行最新章节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7-09 12:58
上一篇:西安“高考爱心送考”活动启动 送考车持卡优先通行停放 情书岩井俊二摘录 下一篇:没有了

第四百二十一回 晓以大义沧狼行最新章节

屈彩凤的心猛地一沉,说的话气势也弱了几分:“我这回没有引蒙古人入关,我们只是护卫那个姓仇的总兵出来和蒙古人谈判罢了,你不要乱扣帽子。

”天狼的声音如金似铁,铿锵有力:“你真的以为仇鸾只是和蒙古人谈判的?他是边将,蒙古人是想要入关的狼,你见过有耗子和猫谈事情的吗?实话告诉你,他们要谈的,不过是一桩肮脏的交易,仇鸾重金贿赂蒙古人,换取他们不从宣府方向突破,而是改从被抽调了大半守军的大同方向入关,目标直指京师。 ”屈彩凤对于军国之事一窍不通,但也知道京师的重要性,秀眉微蹙,眼波流转:“京师是大明的首都吧,哪这么容易给攻下来?再说那个大同是在东边几百里,离着京师应该还有六七百里,就算突破了,也不至于亡国吧。 ”天狼叹了口气:“以蒙古骑兵这种来去如风的高度机动,你看看我们两个人骑一匹马,这两个时辰都能跑出去五六十里地,而要是换成一人双马的蒙古精骑,六七百里,也不过就是一两天的功夫。

”“我大明是以步兵为主,这点时间各地的勤王部队根本来不及救援,京师外面的三大营早已经*不堪,我亲眼见过那些卫所兵的垃圾战斗力,面对剽悍凶残的蒙古兵,根本不堪一击,如果真的象仇鸾所那样,京师沦陷,社稷倾覆,绝非虚言。

”屈彩凤倒吸一口冷气:“真的有这么严重?”天狼点了点头:“我这次来宣府,就是为了此事,前一阵子严嵩通过仇鸾的告密,陷害仇鸾的前任上司,三边总督曾铣,进而将曾铣的盟友,前内阁首辅夏言夏阁老扳倒。

这仇鸾得了严嵩的势,占了这宣府总兵的位置,他御敌无能,又怕自己这里出事。 就暗中贿赂俺答汗,企图花钱买个平安。

屈姑娘,你们是绿林出身,如果有一家大户人家主动花钱给你们进贡,你们会怎么做?”屈彩凤微微一笑:“这种在我们的切口里叫肥羊,是送上门来的货,我师父在收服那些绿林山寨前,有不少山寨碰到这种主动送来的肥羊,不仅会把他们送上来的钱照单全收,而且还会年年加码。 若是有些手黑手狠的,更是会趁着年关,除夕这样的时候,突袭这种大户人家,全家灭门。 ”天狼冷笑道:“不是盗亦有道吗。

怎么又玩这种黑招?”屈彩凤摇了摇头:“上山落草的,都是手狠心黑的亡命之徒,固然有不少是被官逼民反,本性良善之人,但也有不少是真正的邪恶歹毒,心如虎狼之辈,当年先师在收服各山寨时。

所剿灭的那些也多是这种真正的世间恶魔。

”“李沧行,你是没见过那些人生吃人心,以人肉为粮,逼良为娼的家伙,所以先师当年一怒之下,把一些丧尽天良的山寨尽数屠灭。

一个不留,而外界也因此风传先师手段毒辣,狠毒残忍,只是其中的是非曲直,那些被先师救下的妇孺自知。 而我巫山派现在的多数兄弟姐妹,也都是被先师救下的这些孤儿。

”天狼点了点头:“我信你的,令师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是太好,但我师父曾说过,她虽然行事乖张,却也很少杀好人,所以正道各派对令师也有足够的尊敬,并不是象对付魔教那样必欲除之而后快。 ”屈彩凤继续说道:“还是回到刚才的那个问题,如果换了我们现在的巫山派,会收下这钱,以后不去打劫这种富户,但要是换了一般的绿林好汉,至少会把这种肥羊年年加价盘剥的,因为他们主动送钱上山,就是示弱的表现,不抢他们抢谁?”天狼叹了口气:“你说这仇鸾的所做所为,又和这种主动送钱的大户有何区别?唯一的不同就是,蒙古人可是比任何绿林土匪更凶残,更贪婪的强盗,你越是送钱,越是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,只会激起他们更强烈的抢劫*。 ”屈彩凤点了点头:“这个道理你我都明白,只是仇鸾身为朝廷大将,他又怎么可能不懂?他就不知道这样做只会招来恶狼吗?”天狼恨恨地说道:“这个混球只想着自己的防区不出事,俺答汗这些年来一直和关内的白莲教勾结,早把边关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,我这次出关就是走的白莲教秘密挖的地道,内贼难防,良将又被朝廷冤杀,换上了这个废物。

”“所以仇鸾知道若是蒙古大军攻关,此处必破,以大明律,守将失地者,必斩,为了保自己的命,两害相衡取其轻,他宁可贿赂蒙古人,哪怕让他们从别的地方突破,自己也可无罪,只是这样一来,就会苦了大同到京师的万千百姓。

”屈彩凤有些听明白了,秀目闪闪:“难道大同那里就没有守将吗?我虽是女流,也知道宣府和大同都是边关要地,只要死守不出,依托坚城,总是可以挡一挡的吧。 ”天狼叹了口气:“仇鸾的最大罪行就在于此,为了保自己这里,他的交易中包括的条件是抽调大同总兵的部下来援,他是宣大总兵,有调兵之权,大同守将也只能从命,现在可能大同的守军不到三千,是万万抵挡不住十万蒙古大军的。

”屈彩凤默然无语,天狼看到她这个样子,上前一步,加重了点语气:“蒙古鞑子残忍凶暴,以前元朝统治的时候,人分四等,我们汉人是最低的一等,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许有,就连我朝太祖,当年也只能叫朱八八,你应该听说过吧。

”屈彩凤紧紧地咬着嘴唇,点了点头。

天狼继续说道:“还有,蒙古人杀一个汉人,只要赔一头驴,我们汉人要是伤了蒙古人,却是要全家抵命,每村每户都会有蒙古人的保长,哪一家嫁了新娘子,第一夜都不是跟自己的丈夫过,而是要把贞操给了那个蒙古保长,这叫初夜权,屈姑娘,你可知道?”这些事情屈彩凤早就从评书列传里听说过,这会儿听得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气得拔出插在地上的双刀,狠狠地在地上砍了一通,直斫得沙烂横飞,厉声道:“只恨我没有早生两百年,杀尽这些魔鬼鞑子!”天狼点了点头:“现在的蒙古人虽然已经退到关外,但本性仍然和他们的祖先一样,草原上无礼仪廉耻,崇尚武力,胜者为王,部落间的征战都是以掠夺人口,抢占草场为目的。

”“就算他们攻不下北京城,也会把沿路攻破的城池,掠夺的村庄里的百姓当成奴隶,一路驱赶回草原,到时候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,也不知会有多少子女失去父母,多少老人失去儿女,多少汉人沦为异族的奴隶。

屈姑娘,这一切将要发生的惨剧,你都是始作甬者之一!”屈彩凤一声尖叫,捂住了自己的耳朵:“不,这不关我事,我什么也不知道,我只是听神尊,听冷天雄的命令行事。 而且这些是当朝阁老严嵩,边关守将仇鸾做的事,他们这些将相不管,你却让我一个不懂军国之事的弱女子来承担,算是男人吗?你真要杀,要报仇,应该去找仇鸾,找严嵩才是,为什么要这样说我!”天狼冷冷地说道:“这些居于朝堂之上的衣冠禽兽,我自然会找机会让他们付出代价,刚才我就恨不得杀了仇鸾,可是转念一想,现在杀了仇鸾,边关必乱,军心动摇,只会被蒙古人破关,所以我留了他一命,以后再取!”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