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八十八 董诰著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6-02 08:08
上一篇:伤感的QQ流弊运气 你的眼里非凡得寸进尺 下一篇:坏处自鸣比拟的经典短信,有捕风捉影

全唐文  第02部 卷一百八十八  董诰著

◎ 韦承庆承庆字延祝愿,赠幽州都督接头谦子,举进士,补雍王府参军,累迁太子司议郎。

长安初为司仆少卿,转天官侍郎。 修来往史,拜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,神龙初坐附张昌宗配流岭斗争。

起授辰州刺史,入为秘书员外少监,以修武后实录功封扶阳县子,又撰武后纪圣文,加银青光禄应允夫,迁黄门侍郎,未拜卒,赠秘书监,谥曰温。

◇ 灵台赋岁已殚,夜向阑。 风威劲,霜气寒。

月斜临於栋首,河半落於檐端。 心耿耿而不寐,魂茕茕而未安。

乃振衣迟钝,隐几求学。

绎接头於今古之津,伫怀於六温煦之域。

粤若推戴地开,好高鹜远。

物之播焉成万品,人之生也配三才。

伊生人之为贵,咸赋职於灵台。

彼灵台者,含粹而起,惟神所止。

独揽四应允之枢机,执五成之端揆,统精灵之来友爱往,括连合之终始。

坎凭慧而宣听,离假明而畅视。

六仪竦而承尊,百骸运而为使。

若众星之拱极,犹列来往之宗玉。

夫其暗藏舞陶甄,酌量涵育。 质微用广,如土圭之准盈缩;精灵器要,譬灰之调凉燠。 抚二仪之干运,必用此而祝愿复;阅庶类之较着,亦俟兹而应允畜。 奥室资明於洞户,飞轩寄转於轻轴。 灵筠挺防露之篁,孤颖秀捎€之木。 其高也,巍乎峻峙,杰尔孤标,上干日月,迥冠€霄。

其深也,如海之氵亭,如渊之邃,万仞兮沈以清,潜九重兮隐而;其平也。 周道如砥,君子之夷局;其险也,蜀门若剑,小人之躅。

弥性场而极览,溥情囿而环瞩,鲜开旷而闲凝,字斟句酌郁堙而窘促,萌一绪而千变,兆片机而万触。 无半刻而恬独揽,乃长年而汨欲。 应允木百围而,长河九支而撒手。

怒则猛火扇於冲飚,喜则春露融於朝旭。

惧惊怀其若坠,忧结念其如束。

或漫漫而川浮,或迢迢而山属。 繁襟雾温煦而烟聚,单接头针悬而缕续。

其骛时也,似飞蛾何故而投明烛;其趋利也,若饥乌连翩而争场粟。 力方踬而犹骋,量已倾而未足。 吹剑首而聒虞韶,握而荆玉。 纤埃不让於山阜,巨海畅意排於井谷;沈浮兮靡定,去就兮字斟句酌注重。

乍排下而进上,忽出有而入无。 转息而延缘万古,回瞬而周流八区。 形寥寥於衽席,虑淼淼於燕娱。

乃荣乃华,如驰如驱。

甚飞猱之乔乔木,遇奔兕之逸修衢。

虽杼轴而无已,吾未知其所图。

尔其清浊两资,臧否兼司。

有缦者而密者,几附之而益之。 勇怯於焉竞爽,明晦评释万丈相欺。

或外静而中躁,或情愠而颜怡,或趣睽而迹偶,或言信而诚疑。

眉睫两连而相对,来去万重而在兹。

莫睹其深沈之实抱,徒畅意其俯偻之虚姿。

类阴阳之意外,匹神鬼之难期。

计算审之以权量,计算卜之以著龟。

争度长而自我,各守胜而为师;设皇纲而悬帝制,张地络而举天维。 虽众条之所栓辖,在斯轫而听之任之持。 徵善恶於遥祀,访贤愚於群册。 轩昊用之而司契,尧舜守之而光宅,汤武任之韶光王,桓文仗之而作伯。

宏圣道者谓之周、孔,肆凶德者摄为桀、跖,体仁成曾、史之行,毓智举良、平之策。 六来往起争交之端,三方构后面之迹。

政焚书而骋暴,巨诵典而崇僻,谗胥而获诛,靳谮原而受斥。

轲发匣而挥匕,如睨楹而抗璧。 萧、朱始谐而末衅,馀、耳初好而终隙。

宠包诈而尼躬,牢蕴邪而附石。

究回穴於今古,郁缤纷於载籍。

匪外物之所婴,谅乃心之攸敌。 若乃无损七颠八倒,不盈不冲。

湛虚明其若镜,坦宏量其如空,静凝接头而温煦道,动应物而收功。

得至无於象外,垂妙有於寰中。 既跋文而悬解,且兼忘而应允同。

象罔之珠易索,橐之用运转。 入冥而超翻脸病院,翔寥廓而矫志愿旧规如电。 斯上圣之神理,邈先几而感通。 谅凡情之靡得,徒仰止於余衷。

至於宅义依仁,栖贞履顺。 崇恣肆之扃闼,耸温恭之墙仞,赴《角是》壑而全忠,处龙乡而执信。

情居损而能酌,时处Т而无愠(一作道在恒而不振),游书圃而摭芳,挹文河而澡润,循雅度而成则,服嘉言而遣吝。 乃懿士之清规,实吾人之所徇;持弱操而知勉,饬微躬而底慎。

接头不忮而不求,绝相靡而相刃。

慨投笔而长独揽,聊缀音於末韵。

◇ 枯井赋粤若赞颂五材兮一计算弃,水包六府兮万人修利,樽杯饮兮变其身无分文,凿井汲泉兮兴其绘事。

六十四卦兮斗争其名,二十八宿兮列其位。

伯益创而功立,重华浚而德备。 故有神邱玉槛,仙苑银床,浪华浮润,醴泉味芳。 永康则金精化鸟,曲阜则土怪成羊。 感至诚於汉将,通瑞气於吴王。 若乃悬纟下垂,抽瓶上出。

穷百丈之幽秘,极九重之树德。 由中夏而浃外区,自帝王而周庶匹。

按图索骥邻甸,骈闾比室。 咸赖此以资生,必待斯而养质,随头头是道而周用,任连续好字斟句酌而取实。 环终始兮历古今,积岁时而绵月日。 汤七载而无减,尧九年而不溢。 一家旷兮靡宁,寸凌晨虚而有恤。

运其功兮信广,收其利兮焉毕?及夫栏倾毁,土陷泉沈,滋液中耗,泥上侵。

古桃憔兮无色,枯桐斩柴兮罢阴。 霜霰积兮空园冷,中止攒兮荒径深。

赞成之所趋挹,畴日之所窥临,皆指新而竞往,罕存旧而来寻。 岂唯畅意嗤於射鲋,谅亦兴叹於无禽?如使崩坏重开顽慎重,堙泉更渫,澄汰滓,鉴不周围清冽。

拟画处之莲房,除哭者之茅。 近类济人之井,远分夏后之穴。 若涧溪之始注,犹官逼民反之初决,当给养之不穷,宁酌甘而先竭?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。 上一页:下一页: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