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1章 无奈的泪水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7-12 13:23
上一篇:老人碴碰瓷10年被报警351次,早该抓了 下一篇:没有了

第351章 无奈的泪水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喜来登大饭店。

原本站在大门等候的郑侧士,当他见到叶景诚驾驶的车辆,在叶景诚将车钥匙交给侍应后,郑侧士凑上去说道:“叶生,大家都在里面等你。 ”“嗯。

”叶景诚应了一声,回头交郑侧士任务道:“等一下由你负责招待那些电影人,多结交一下这些人对你以后也有帮助。 ”“多谢叶生。 ”郑侧士一副感激不尽。

叶景诚之前就许诺给他自己开一间电影公司,而开一间电影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人脉,本身他就没打算错过这个机会。

现在有了叶景诚亲自授权,一些原本他可能攀不上关系的人,至少也会卖叶景诚面子跟他客套几句。 只是郑侧士并不知道叶景诚交这个任务给他,其实是前者懒得去应酬对他帮助不大的人。 现在机会交给了郑侧士,他自己又无事一身轻。 才有时间为自己不是,应该是说为公司物色一些演员。

呆湾没几个去港岛闯荡而闻名的男星,不过出名的女星倒是不少。

譬如林清霞、邓丽君、叶倩纹比比皆是,有好几个他到现在还没有认识。 来到酒店的餐厅,叶景诚马上引来不少人的瞩目。

纷纷在他经过的时候打招呼,叶景诚一一点头回应对方。 “大家吃得开心点,如果有什么公事上的问题需要接洽,可以先找我身边这位郑侧士先生商谈。 ”站在台上说了一句话,叶景诚就把身上的担子卸给了郑侧士。 那些电影人纷纷会意,知道叶景诚没可能一个个招待他们,找个手下出面已经是给他们机会。 毕竟叶景诚名下的那条院线,已经让双方的身份不在一个层次。 所以原本打算走捷径甚至想直接攀上叶景诚人,只能选择先搭上郑侧士这条线。

卸下了主要的担子,叶景诚就在餐厅中闲逛,见到人点一下头就行了。

不远处,金马奖的主持人和颁奖嘉宾,除了胡茵梦全部都聚在那里。 当见到叶景诚往这边走,秦祥林主动打招呼道:“叶生”“看你们聊得那么开心,说的什么话题?”走了上来,叶景诚笑问道。 “我们在聊关于你的话题。 “胡惠中搭话道。 只是她脸上没什么笑容,不知道是因为聊及的事,还是因为有过不愉快的林清霞在场。

“是吗?那我就真的想知道,你们是在说我的好话还是坏话啦。 ”叶景诚趣味说道。 “当然是好话啦。 ”秦祥林开玩笑道:“难道叶生你还有什么坏事,要跟我们坦白的?”“我们在聊如果作为叶先生你公司的艺人,达到我们奔赴港岛发展自己的演艺事业,叶先生你会不会要求我们一定要会说粤语。

”林清霞接话道。

不过通过认真的观察,不难发现林清霞的脸色带些不自然。

特别是叶景诚走过来之后,她好像下意识的避开对方一样。

发现这一点的叶景诚,当没一回事说道:“也不是一定说要会说粤语,不过会说可以省下不少麻烦。 譬如后期的配音,以及对不上嘴型。 ”“那我相信这里没一个比我有优势了。

”秦祥林本来就是从港岛奔台发展的演员,能说一口流利的粤语再正常不过。

跃跃而试的说道:“叶生,有机会一定要找我合作,就算不给钱我也不会介意。

”“那你又把我说得太刻薄了,难道我像是一个黑心老板?”叶景诚这番话,惹得其他人脸上多少浮起笑意,除了分神的林清霞之外。 这场私人的聚会在午夜12点结束,嘉宾通过酒店安排的车辆纷纷离去。

而被叶景诚要求留下陪他的胡惠中,也因为怕被人说闲话及早离开。 因为这些嘉宾已经知道叶景诚的背景,等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主动勾引叶景诚。

虽然胡惠中不是那种会受到闲言杂语影响的人,但是有些事还是可免则免,没必要被媒体拿来做话题。

此时,叶景诚带有几分醉意回到房间。

他不是贪杯的人,但是敬酒的人多,自然就喝多了几杯。

“叶先生。

”正当叶景诚用钥匙打开房门,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女音。 转身看去,不是已经离开的林清霞吗?叶景诚好奇问道:“林小姐?你不是回去了吗?”“我有些事想找你谈一谈,方不方便让我进你房间?”林清霞的确跟朋友回去了一趟,不过下车之后又去而复返。 叶景诚点了点头,将林清霞请了进来。

他走到角落拿起一个保温壶,一边倒水一边说道:“坐吧,我给你倒杯水。 ”接过叶景诚递上来的温水,林清霞双手拿着水杯,犹豫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叶生为了我,让那件事闹得这么大。 ”“那件事?”叶景诚侧了侧脑袋。

听起来林清霞已经知道了他跟黄任钟以及王文洋之间的争执,但是这件事要说跟她有关,其实关系又没那么大,她大不了是一个矛盾的触发点。

而且这件事是通过孝勇协调私下解决的,按理来说林清霞应该不知道才是。

于是叶景诚猜测道:“是有人逼你来的?”“没有!我是自愿的。

”林清霞连忙摆手否认,又说道:“只是我希望今晚之后,我跟叶生你还是以朋友结交。 ”这番话让叶景诚有些听不出真假,不过他个人还是偏向原先的想法。

因为一个女人就是再感激一个男人,也不会说那么主动送上门来,除非她本身就相当的随便。 “自愿到什么程度?今晚留下来陪我?”如果真的如他所想,那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,就是有意拉拢他的将孝勇,包括他拿到的最佳男主角,都应该是将孝勇送给他的见面礼,那林清霞今晚岂不是来给他暖床的?“我”林清霞咬了咬牙,点头应道:“是。

”叶景诚迈着踏踏的皮鞋声走了上去,在林清霞娇躯一震的同时,他轻轻捧起对方的下巴,认真的打量这副俏美的面容。

眼眶盈动,无不透露丝丝无奈。

“我可以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。 ”叶景诚淡然说道。

林清霞似是接受命运,无奈的摇了摇头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不过当叶景诚将她牵引到床上时,林清霞身躯做出下意识的挣扎,避开叶景诚的亲吻说道:“这件事不要让茵茵知道,我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关系,也不想破坏我跟她的姐妹关系。

”可惜林清霞不知道胡因梦早知道了这件事,这也是胡茵梦为什么会在离开金马奖会场时,莫名其妙的叮嘱叶景诚今晚做什么她都可以不计较,但是希望叶景诚不要千万不要惹上身。 因为她可能一早知道有这个安排,不过作为一个有证治出身的她,有时候只能接受一些不甘愿接受的牺牲,更不想叶景诚跟林清霞产生真感情。 “好。 ”叶景诚应承道。

见此,林清霞身躯不再反抗,同样,也没有去迎合对方。 直到叶景诚阳峰直入,才落下两行无奈的泪水。

水晶帘下恣窥张,半臂才遮菽姑射肌肤真似雪,不容人尽已生凉。 未完待续。

...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