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回 香闺养伤(一)沧狼行最新章节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7-12 13:23
上一篇:【青岛摄影】摄影感悟系列日记 下一篇:没有了

第二百零八回 香闺养伤(一)沧狼行最新章节

柳如烟道:“华山双侠已经回去了,临行前嘱咐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你,司马大侠还说,等你好了以后,要和你一醉方休呢。 ”李沧行点了点头:“原来如此,不过在下身为男子,叨扰贵派女菩萨们的清修恐怕不妥,还请柳姑娘安排在下去别处养伤。

”柳如烟如花的笑脸一下子变了色,小嘴也撅了起来:“李少侠可是嫌弃我峨眉粗茶淡饭伺候不了大架么,还是觉得柳某是轻浮女子,避之唯恐不及?”李沧行舌头一下子大了,忙连声否认:“不不不,在下自幼武当长大,哪会嫌弃贵派?柳姑娘更是冰清玉洁。

你说的这些想法在下从未有过。 只是李某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住在贵派,影响各位女菩萨清修,时间长了,传出去怕对各位声誉有影响。 ”柳如烟一下子站起了身,正色道:“李少侠,我峨眉派虽皆是女流之辈,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。

江湖儿女本就没那么多的繁文缛节,自已行得端坐得正即可。

”“我柳如烟为报你几次救我之恩,把房间让给你养伤,这又能让人说出什么不是了?一些无耻之徒要是没事乱嚼舌头,没遇到的话我只当他们放屁,若是让本姑娘遇上了,哼!当面抽他耳光。 你一大男人忸忸捏捏的,实在与你那晚的英雄气概不符啊。

”柳如烟一席话说得义正辞言,配合着她一下子变得刚毅的表情,李沧行不禁默然。 突然李沧行又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柳姑娘。 我昏迷到现在过了几天了?”柳如烟掐指一算:“今天是第六天。 ”“这么久?那这几天我的药是谁换的?还有我身上的衣服去哪里了?”李沧行突然察觉到自己身上衣服裤子都被换过,右手一摸连内裤也不是当时身上所穿的,便向柳如烟问道。 柳如烟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,舌头也仿佛打了个结:“你伤处的药自是我帮你换的,至于你那身衣服,又臭又脏,胸前的衣服还给那贼婆娘全给弄破了,实在没法再穿。 汤师妹前天连夜给你缝了两身病号服。

师祖亲自给你换上的。 以后一直到你伤好,你的药都由我来换,人也由我来照顾。

”李沧行听得满脸通红,但一想到给自己换衣服的是师祖,便奇道:“贵派还有师祖?”柳如烟点了点头:“是的,乃是本派前任掌门晓风师太的师父,前前任掌门了因师太。 ”李沧行吃了一惊。 他听说过了因的名号,但澄光说过了因师太早已仙逝:“啊,她老人家还在呀,不是江湖风传她早已经仙逝了吗?如果她还在,掌门之位怎么可能传给自己的徒弟呢。

”柳如烟叹了口气:“唉,这些本是本派内部秘事,不足为外人道的。

但李少侠乃是本派恩人,而且也去过白驼山庄,就不瞒你了。 当年霍达克来峨眉学艺的时候,本派掌门正是了因师太,她爱惜人才,为了留住这绝世的好苗子,不惜授之以峨眉绝学幻影无形剑。 ”“而且有件事你还不知道,当年霍达克来峨眉时,曾与恒山派前任掌门晓净师太相恋,当时晓净师太还未出家。

闺名叫若影,也是了因师太最得意的弟子,师太见二人情深意重,才传了那霍达克幻影无形剑法。 ”“没想到姓霍的学了剑法后就要离开峨眉,说是在家早有婚约。

了因师太强留其不得,只能逼其立下不将剑法外传的重誓后,放其离开,而晓净师太受此打击。

也离开峨眉,前往峨眉别院恒山派任了住持。

”“事后了因师祖引咎辞职,自誓从此不离峨眉一步,掌门也让给了晓风师太。

这些都是本派难以启齿的一些往事。 只是上次欧阳庄主说了大半,剩下的一些事情对你也没有必要再作隐瞒。

”李沧行一下听了这么多陈年秘事,长舒了一口气:“可是这些事情为什么要告诉在下啊?在下并非峨眉中人,即使知道达克林之事,姑娘也没有必要将了因师太之事见告啊。 ”柳如烟道:“因为师祖要见你。

”李沧行奇道:“老师太为何要召见在下?”柳如烟摇了摇头:“如烟不知,林师姐把你的事跟师祖禀报过后,师祖沉吟了一阵后,提出由她来帮你换病号服,换完以后她便跟我们交代,等你醒来后务必要通知她一声,她有话要和你说。 ”李沧行突然想起落月峡之事,问道:“柳姑娘,上次我打死向老魔的事,老师太知道吗?”柳如烟的脸上飞过两片红云,一闪即没:“嗯,此事本派只有林师姐,我和师祖三个人知道。 后来师祖听说你离开武当后,就命我们弟子下山四处找你,吩咐如果找到了,一定要想办法带回峨眉。

李少侠,虽然猜测长辈的心思不太好,但我估计师祖是看上你的武功和人品了,有意邀你加盟我派。

”李沧行一边听一边在沉思,柳如烟一下把他心中所想的事给说破了,这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路,忙说道:“这可使不得,李某乃是武当弃徒,又累及三清观出事,自然无颜面再入正派,而且……”李沧行看了一眼柳如烟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 柳如烟一下子不高兴了:“而且什么,而且你李少侠一个大男人,身上又负了淫贼之名,在我峨眉怕影响我们的名声,对吧。

对你来说,出入花丛也不方便,不自由。 李少侠,我说的对么?”李沧行默不作声,算是承认。 柳如烟站了起来,朗声道“且不说师祖是否是真有这心思,如果她真有这心思,我柳如烟第一个举双手支持,李少侠你的人品我亲眼见识过,我信得过你,你们武当派一堆大男人,沐兰湘一个女子不也照样能与你们共存吗?”“以前江湖上有传言说你在武当山欺负了她,但我柳如烟不信,我亲眼见过你那么奋不顾身地保护过她,连自己的性命也不要了,对这样的女子你怎么会下得了手,违背她的意愿欺负她?”“何况这几年来沐姑娘一直在江湖上四处找你,如果不是心中有你,怎么可能这样不顾名节地四处去寻找一个淫贼,还有……”柳如烟越说越激动,几乎下面的话脱口而出,突然意识到不能再说,一下子收住了嘴,粉脸却涨得通红。

李沧行叹了一口气,道:“姑娘冰雪聪明,在下有所不及。

你所说的正是在下所忧虑的,在下此生别无他念,唯愿师妹平安快乐。

在下身在峨眉,与师妹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,还是养好了伤后速速离开的好。 ”柳如烟马上接过了话头:“这个你不必担心,武当峨眉几百年来一向关系亲密,早有殷六侠与本派纪晓芙前辈的婚约在前。

就是沐姑娘的父亲黑石道长,入道前也娶的是我峨眉的女侠。

”“你若放不下你师妹,在我峨眉堂堂正正地立足后,师祖自会向紫光掌门与黑石道长提亲的。

至于沐姑娘,她的行为早就表明了她的心迹。 ”柳如烟说着这些话的时候,眼睛却看向了别处,李沧行甚至能看出她眼神中一丝淡淡的忧伤,一闪而过。

柳如烟很快又恢复了平时的神态自若。 “李少侠你且先休息,晚上师祖会来探望,到时候还望你能开诚布公地和她谈谈。 如果是希望你加盟的事,还请万勿拒绝,我们峨眉上下的姐妹都希望你能留下。

哦,说半天话药快凉了,我这就端过来。

”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