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越千年天堑——怒江两岸怒族人踏上脱贫路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7-04 13:54
上一篇:Mysteel:6月轴承钢市场弱势难改 下一篇:没有了

跨越千年天堑——怒江两岸怒族人踏上脱贫路

  新华社昆明6月29日电 题:跨越千年天堑——怒江两岸怒族人踏上脱贫路  新华社记者伍晓阳、庞明广、杨静  望着村外正在施工的跨江大桥,44岁的怒族妇女根四付开始憧憬未来的日子。   两岸高峰耸立,江水波涛汹涌,怒江大峡谷让世人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 但对世代居住在怒江两岸的怒族人来说,奔流的大江曾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。

  从溜索到人马吊桥、汽车吊桥,再到如今一座座现代化跨江大桥,作为怒江边最古老的民族之一,怒族人正跨过天堑,踏上新时代的脱贫之路。

  道路通了:衣食住行样样方便  根四付的家乡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匹河怒族乡,是全国唯一的怒族乡。

根四付生在怒江西岸的托坪村,但乡政府所在地却在江东岸。

  “小时候喜欢吃糖,只有乡里买得到。

”根四付说,以前江上没有桥,去乡里只能滑溜索,父母担心她的安全,从来不让她滑。 直到十多岁,父亲才带她第一次滑溜索到乡里赶集。   生活的艰辛远不止吃不到糖。

1993年,根四付怀胎十月临产,她挺着大肚子没法滑溜索去乡卫生院,最后自己在家把儿子生了下来。

“这在当时不稀奇,很多人都只能在家生孩子。 ”她说。   直到2009年,匹河乡在怒江上修建了一座人行吊桥,溜索过江才在当地成为历史。

虽然这座桥走上去左摇右晃,最多只能同时通行10人,怒族人的生活还是很快有了起色。

  4年前,根四付拿着从银行借来的5万元无息贷款,在乡里开了一家怒族服装加工店。

每天,她都要坐在缝纫机前从早忙到晚,但她觉得,这样的日子要比过去幸福太多。   “衣食住行都比以前更好,更方便。 ”根四付说,以前交通闭塞,想做什么都做不成,只能去山上背柴火、找猪食。

“现在我在乡里开店,还有人在微信上找我买衣服,日子好过多了。

”  头脑通了:娃娃上学不再发愁  过去,落后的交通、闭塞的环境,让怒族人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贫困生活。 据有关资料记载,在16世纪以前,怒族还处在新石器时代的晚期,生活以采集和狩猎为主。

  “我读书很努力,如果小时候条件好些,至少能读重点大学。 ”28岁的怒族人、匹河乡老姆登村大学生“村官”和志青说。 他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,2008年考上了云南省内一所普通本科。

  高考那年,和志青的数学成绩在全州名列前茅,但英语只考了39分。

“我们小时候连汉语都说不顺溜,更别说学英语了。 ”他说,英语老师教“Banana”这个单词,可他当时连香蕉都没见过。

  “现在的孩子条件比我那时好太多了。 ”和志青说。

如今,走进福贡县匹河完小,现代化的教学楼、宿舍楼是全乡最靓丽的建筑,学校内还有音乐舞蹈室、美术图书室、少先队活动室等。   “我喜欢弹吉他,已经学了一年多。 ”五年级3班的怒族学生和建强在音乐舞蹈室里拨弄着吉他,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。

和父辈不同,11岁的他对溜索已经没有一丝记忆。 只要10多分钟,他就可以跨过怒江从学校回到家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