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黄片的女人就不是好女人吗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7-12 21:10
上一篇:银华中证转债指数增强分级证券投资基金之转债B级风险提示公告 下一篇:没有了

爱看黄片的女人就不是好女人吗

  爱上我吧,我的儿子    我是中国100个贫困县之一的重庆市彭水县的一名乡村女教师,在工作上积极进取,在教学研究这方面,取得了较好的成绩。

我每年教学的班级,年年拿第一名。

不管再差的班,在我的教学下,都会变成我们这里最好的班级。 当时年少轻狂的我在和同事间交流的时候说:“要想使一个班级发生质的改变,最重要的是改变差生,如果差生都迈出一小步,那么你班的成绩就前进了一大步,所以我只是善于做差生工作而已”。

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想到我这一辈子要做的就是差生工作。

  这个差生就是我的儿子——王焯,今年7岁了,是个可爱的男孩,患有自闭症。 我们从他2岁就开始着漂泊的生活,就是为了能让他迈出的那一小步。

  这几年因为孩子,先后到成都培训了半年,北京培训了3个月,青岛培训了半年,作为一个偏远山区教师家庭是无力承担的。 于是,我们日子总是在存钱——借钱——培训;然后,没有钱——回家——又存钱——又借钱——又培训……的一律千篇中恶性循环,却反复吞咽着世间百态的凄凉中度过!故而,我们家庭早已四处举债,而今更是举步维艰!  2008年初,耗尽了家中所有的财物,变卖了所有能变成钱的细软,最终搞得是“弹尽粮绝”,绝望的回家了。   然后我边教课,边带着孩子。

可是,问题凸显了,孩子总是在上课时一会哭,一会笑的,不然就大声的自言自语,而且总是在教室内乱跑。

时间长了,家长有意见了,就到校长那里去说我的不是,孩子们更是纷纷转班,当然,我也不怪他们,没有人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是这样的学习环境,所以带着孩子上课也不是长久之计。

  今年,传来一个好消息:彭水县的特殊学校终于办好了,我儿子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地方了,可以接受专业的培训,可以认识和他差不多的朋友,同时,也解决了我们家庭的困难,真是开心。

  于是,我满怀希望地来到特殊学校,一名教师带我到了校长办公室,我儿子是自闭症,而且是有点多动,趁我和校长交流的期间,就开始在桌子上找东西玩,这时候,那个校长带着嫌恶的表情,还大声的呵斥着孩子:“不要乱翻。

”对我说:“你看你的孩子怎么教的,一进来就乱翻,你说他怎么能在我们学校学习?”  当时,不争气的眼泪就滚落了下来,心里委屈极了。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,我觉得没有这么伤心,而这样的话出自于特殊学校校长之口,我满以为能够在这里得到理解,甚至帮助,希望在瞬间就毁灭了。 如果他们确实有难处,或许,我儿子不适合在他们学校学习,态度可以好一点啊。

他们接触的都是不幸的家庭,他们不仅不同情,还对我们颐指气使,我真的难以接受。

但是,为了孩子,我还是哀求着她,希望她能给孩子一个机会,后来她不和我说了,出去给教师打了个招呼,然后对我说:“你去和教师谈,如果他们肯收的话,就可以,如果他不答应,就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”于是我又去求着老师们给我儿子一个机会,如果实在不行,就让他试读一个星期。

我一个一个的哀求着,可是老师们没有一个愿意答应,后来是我老公拖着我出了特殊学校的大门,回家后,从来没有在丈夫面前流一滴眼泪的我,泪水像开闸的洪水,参伴着悲伤、委屈和愤怒。

  老公就在旁边冷冷的看着,然后,就开始收拾东西,因为我们要搬家了(由于学校没有给我们解决住宿问题),于是,我们只好租了当地最便宜的房子,一年1000元。 之前,我们租的房子因为有的用户没有交水电费,房东追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搬家,然后关了我们的水,断了我们的电。

我们已经在没有水、没有电的房子里生活了近1个月了,所以搬家是我们迫在眉睫的事情,虽然还没有找到房子。   丈夫漠然的看着在床上痛苦流涕的我说:“起来,收拾东西,哭什么哭,我说了不去的,你偏要去,是你自己没有长大脑,我早就知道他不会收的。 ”这就是我是丈夫,一起生活8年的丈夫。

看着原本对生活充满希望的老公,是那么的消沉,胡子拉碴,整天都唉声叹气,连门都不爱出,也不参加什么社会活动,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沉默。 说得最多的话就是:“管他的,过一天得一天。

”同时伴着失眠,食欲不振,经常生病。

  我知道这是因为这7年来,我们都没有睡过一次好觉,我儿子很难入眠,而且总是半夜要醒来,玩上1,2个小时,第二天又要上班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而且遭人所不明白的压力,击垮了这个曾经充满自信的男人。 由于每次培训都是我带孩子去,见过很多这样的家庭和家长,尤其是家长之间的交流能让我释怀不少,还有经常有心理医生给我们开讲座,所以在心理承受这方面,我要比他好得多。   以前,在他面前我没有流过一滴眼泪,总是笑对一切,就是怕他崩溃,还有我最担心的就是怕他患是抑郁症,因为从他的表现上看,就有一点抑郁的倾向。 如果他真的抑郁了,真的不敢想,这一切的一切我太害怕了。 所以,这也是我要送我儿子到残疾学校的原因。

我深深的知道,孩子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压力。

我们从青岛回来1年了,只要一放假,他就要我带着孩子回娘家,只要孩子一调皮他就头痛,那段时间他的头痛得更厉害了,有时候痛得在床上打滚。

  说了这么多家庭的事情,在说说我儿子吧。   我觉得我和我儿子的关系,就好比我很爱他,可是他不爱我,我努力的向他示好,我轻声的叫着他的名字,我用充满爱的眼神看着他,可是他对我的呼唤,对他的爱意,他一点也没有觉察出来,他依然不爱我。   可是,我没有灰心,俗话说得好:只要功夫下得深,铁杵磨成针。

我想到更直接的办法:我叫你,你不答应,好的,没有关系啊,我教你啊,从最简单的“a——”开始教吧。

  于是在他2岁的时候,我就到成都进行培训,特殊学校老师开始教导他,我也无时无刻的在他旁边呼唤着,一个月过去了,两个月过去了,他的心门终于在3个月后的一天被悄然开启了,他要求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,我看机会来了,就说:你说“啊——”就给你蒙,结果一声颤颤的“啊——”从他小巧的嘴里流出来,那一刻,我觉得,这就是这世界上最美的音乐。 同时,终于有了——你会慢慢爱上我的信心和决心。   在特殊老师和我的共同努力下,我们的关系,有了很大的改善,因为不在是我一方面的单恋了,他偶尔也要看我一下,虽然,是用食物的诱惑。

有时,还可以和他进行眼神交流呢,虽然是因为我的鼻子上贴着海苔。 慢慢的,还可以让他也呼唤着我的名字———妈妈,即使是模糊的,我的心里也乐开了花。

虽然,事后还要进行薯片的贿赂……我们总是沉浸在这样的游戏中不能自拔。 可是,就在我觉得我儿子就会爱上我的日子大有希望的时候,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面前,我们没有钱了,包括哥哥借我的2万元都没有了,没有办法,回家吧……  于是,我放弃了原本还有前途的事业上,我主动要求在我们学校的幼儿园进行教学,第一,是我天天看着孩子,其他的同学也不会欺负她,还可以训练他。

第二,也没有人愿意给我看孩子。   接着我很努力的训练着儿子,再次,踏上要让他爱上我的征程。  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在我儿子身上,可是就像千斤铁锤打在棉花上一样,更或许是由于我操之过急,他的压力大了起来,他可能是不能承受我对他的方式。 也就放慢了爱上我的步伐。

后来,眼看着我儿子和我渐行渐远,心里的痛只有我才知道,于是又四处举债,来到了北京。 面对这样的家庭底子,回家带孩子是注定的结局。 当然青岛之行,也逃不了这样的结局。   所以,我也不知道到底在乐一幼儿园能呆多久,虽然,这里的费用比别的培训机构要低得多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