轻轻一按,触摸全世界 ——读《岛上书店》的那些浮想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大全 > 当代诗歌,time:2019-07-10 21:23
上一篇:憧憬未来的经典句子 励志说说句子对未来的憧憬(2) 下一篇:没有了

轻轻一按,触摸全世界 ——读《岛上书店》的那些浮想

是人创造了际遇,还是际遇改变了人?际遇于人,有时像自己的光影,拥有浑然不觉,失去追悔不迭;有时像从拐角里突然窜出来的“冒失鬼”,撞人一个满怀又急急地跑开了;有时像天空的繁星,与人若即若离,又总给人以希冀;有时像汪洋里的偏舟,看着随时都会覆没,终于载人使向彼岸……无论如何,人和际遇总会相逢,不是在这里,就是在下一个路口。 那么,在相逢的那一刻,就做点什么吧……他,小岛书店的老板。

妻子妮可的离世是他的暗际遇,他失去了所有的激情和动力,唯有在酒里才能支撑他的全部。 她,出版社图书销售代表。 糟糕的情感经历,糟糕的书店的老板,糟糕的推销之旅。 无论情况有多糟糕,她从没忘记使命,她给他留下一本他压根就不打算读、也不打算进货的《迟暮花开》。 四年,也许更长一点时间,费里克和阿米莉娅的交集,仅限于例行公事般的采购与推销。 玛雅改变了一切。

玛雅是个小女孩,她被丢弃在书店里,她重新点燃了的生活之火,她让他想在喝酒之外再做点什么。 于是,他读了《迟暮花开》。 他和她相互吸引。

她成了他的艾米。

他有艾米,有玛雅,还有兰比亚斯、伊斯梅,以及岛上永久的、流动的居民们。

他不再记挂《帖木儿》,他乐于岛上事务。 他觉得为他的艾米办一场《迟暮花开》的朗诵会,并让作者出席是绝妙的事情。

生活翻开了新的篇章。

小岛书店简直成了快乐的天堂,成了联接小岛全部的结点,成了通向岛外世界的枢纽。 他却抛下了艾米,抛下了玛雅,抛下了书店。 他从世界走向孤岛,又从孤岛返回世界,终于又在不舍中走向终点。

艾米和玛雅终于离开了小岛。

小岛书店有了新老板。 艾米、兰比亚斯、伊斯梅各自守着自己的秘密。 一旦一个人在乎一个人或一件事,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。 在乎妮可,失去妮可意味着失去全世界。 玛丽安在乎玛雅,丢下全世界的时候也要给玛雅一个世界。 在乎玛雅,要给玛雅一个世界他就先得走出自己的孤岛。 阿米莉娅和玛雅在乎,哪怕以全世界作交换,她们也要做最后的挽留。

兰比亚斯在乎小岛书店,坚守书店也就成全了全世界。 在乎是际遇的坐标。 际遇之所以成之为际遇,只因为有在乎的内心。

没有在乎,际遇不过是一次擦肩。

无数次擦肩,有时会换来一次在乎的际遇,有时际遇依然遥遥无期。

根本没有什么都不在乎的人,于是际遇常有。 只有困在或守在城时的情绪和状态,于是只好装作满不在乎。

人人都是一座城。 守在城内便是困城,打开城门便是世界。 人人都如一座岛。 隔绝独处便是孤岛,开放接纳便是世界。

城边上有扇门,岛边上有座桥,门边桥头有一个唤作“在乎”的按钮。

按下按钮,世界扑面撞怀。 一个人无法自成孤岛,或者至少,一个人无法自成最理想的孤岛。

当明白人不太可能完全是长篇小说,也不太可能完全是短篇小说,而是作品集的时候,他最想让小书呆子玛雅“和人沟通”。

沟通是一种生活方式,是一座桥梁,也是按下“在乎”按钮之后迎来的阳光和通衢。 跟艾米、兰比亚斯跟伊斯梅、玛雅和所有人,等等,沟通让爱流涌动,让生命焕然一新,让小岛联结世界,让一切活泛而精神。

一束花最亮丽的时候,往往是阳光雨露最充沛的时候;一个人活得最光鲜的时候,往往是与外界保持最密切联结的时候。 枯坐宇下独守孤灯时的品茗静思,身心何尝不在遨游世界。

外在如坚冰冷石,内里似万马奔腾。

与其走向孤岛,不妨触摸世界。 生活没有孤岛,生活也不该活成孤岛。

生活一旦活成了孤岛,不管是被动的,还是主动的,生命也就渐渐黯淡了。 写作也是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